家和萬飾興,葡萄藤也能變家飾

擁有良好土質及氣候的彰化縣大村鄉,早期產業以種植稻米、柑橘等作物為主,當時農家子弟會趁農暇時間利用稻稈編織小物,奠定社區居民編織的基礎。後來因民國50年代引進巨峰葡萄,使臺灣葡萄產業快速興起,同時新興社區也因應政府一鄉一特色的計畫,許多農民遂改栽種「葡萄」為業。

早年葡萄產期只有夏季,在農政單位輔導下,農民積極提升栽培技術,並朝溫室有機發展,同時進行產期調節,現階段社區每年大致上會有3個採收期,分別是3~5月的溫室葡萄、7~8月的「正期」夏季葡萄以及11月至翌年1 月的冬季葡萄,加上少量於6月採收的早春葡萄,幾乎一整年都有葡萄上市。為提升葡萄品質,大村鄉農會推廣套袋葡萄,果實在袋內生長,不但可杜絕外界的污染,更可避免農藥殘留,採收後可直接食用的「鮮食葡萄」,對農民與消費者都有好處。大村葡萄好吃的秘訣,除了擁有良好土質及氣候外,農民肯接受新觀念、不斷提升栽種技術也是重要原因,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新興社區才有「葡萄的故鄉」美名。 彰化縣葡萄產業文化系列活動自民國79 年起開辦至今,貫串大村、埔心、溪湖三大葡萄產區,是每年葡萄成熟時的熱門旅遊景點,民眾利用假日,從遠方驅車前來自行採摘購買,全家一起來享受田園之樂,觀光葡萄果園林立,也讓當地居民看見除了葡萄、葡萄酒等農特產品的商機。105年在水土保持局所辦理之大專生洄游競賽機會下,社區居民第一次接觸到藤編與色染等技法,開啟了社區居民對工藝品實作興趣。社區協會開始思考若能將在地農產導入異材質再設計技法,由社區自行製作專屬地方特色的生活美學家飾品,共同營造社區居民聚集據點,搭配在地產業文化特色,相信一定是一種生活美學展現。

青年回流讓老農村再生

新興社區是傳統的農村社會,農民默默地在自己的農田耕耘為生活打拼,但受到工業化時代來臨、產業結構改變,傳統的農村社會留不住青年,農業人口老化,導致居民面臨農業改革,雖然居民生活依然純樸,毫無任何包裝與知名度,但屬於社區的文化歷史與產業,社區居民仍期待透過協助,能繼續傳承下去,並讓社區能見度提升,因此開啟了社區營造的契機。

目前新興社區的農民仍以種植葡萄、稻米為業,每年2~3季的葡萄產量,雖為社區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但是葡萄採收時剪下來的藤枝產生大量的農作廢棄物,藤枝蒐集後焚燒,雖然對空氣造成嚴重的污染,但那是老一輩的農夫唯一會的處理方式,也是他們遵循傳統農法的方式。

隨著臺灣農村社會轉型成功的案例增加,新興社區在外闖蕩的年輕人,看到可以為家鄉改變的那一道曙光後,一個兩個漸漸的回到家鄉,不僅讓原本靜謐的農村充滿活力,他們也開始試著改變傳統農作方式,也許正因為年輕人對傳統農作還沒有那麼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因此會試著思考不同的方式,讓農作有不一樣的面貌,像是利用葡萄藤枝編織工藝品、葡萄皮染布等廢料循環再利用,或是生物碳肥等。 新興社區歷經十餘年社區營造的歷程,社區居民情感深厚、相互協助,多年下來,對於辦理各項活動、組織團隊的組成,在既有社區發展成員的基礎之下,結合葡萄、稻米銷班,以社區家政班為最主要基礎,發展新興社區葡萄藤工藝。

隨著臺灣農村社會轉型成功的案例增加,新興社區在外闖蕩的年輕人,看到可以為家鄉改變的那一道曙光後,一個兩個漸漸的回到家鄉,不僅讓原本靜謐的農村充滿活力,他們也開始試著改變傳統農作方式,也許正因為年輕人對傳統農作還沒有那麼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因此會試著思考不同的方式,讓農作有不一樣的面貌,像是利用葡萄藤枝編織工藝品、葡萄皮染布等廢料循環再利用,或是生物碳肥等。 新興社區歷經十餘年社區營造的歷程,社區居民情感深厚、相互協助,多年下來,對於辦理各項活動、組織團隊的組成,在既有社區發展成員的基礎之下,結合葡萄、稻米銷班,以社區家政班為最主要基礎,發展新興社區葡萄藤工藝。

葡萄藤枝與葡萄皮,再生後的奇蹟

葡萄藤編織的技術發展在臺灣並不普遍,如此一來,雖有利於新興社區發展在地特色產業,但隨之而來的是教學上的困難,因此目前社區製作的工藝品以基礎製作和異材質結合為主,配合社區關懷據點,協會邀請專業編織老師陳絜妤、趙盈如指導學員,社區學員主要是由在地農民與社區的爺爺奶奶組成,學習製作藤編工藝的同時,透過與社區長者的陪伴,增進社區居民的凝聚力。

為了能有效利用工藝品宣傳當地農村文化特色,社區協會試著研發用葡萄藤枝、葡萄皮等農業廢棄物,以藤編或布染的方式,結合異材質製成工藝品,主題緊扣社區樸實的生活方式與產業屬性,藉由工藝品訴說專屬新興社區文化特色及生活藝術,期許能開啟社區更廣闊視野,並打造獨樹一格葡萄觀光產業新契機。

「藤中鏡」、「等待鐘」便是社區研發的家飾產品,一般產品對於異材質的種類與結合後其特性變化,並非一蹴可幾,為此社區協會經過多次與社區工藝師討論後,並考量當地居民實際製作能力,以當地葡萄產業文化為主題製作工藝品,希望藉此彰顯當地葡萄藤的創新價值,凸顯其背後社區故事與文化意涵。 社區協會期盼在一連串的能量累積之後,可以更強化社區的特色,營造社區工藝新亮點,使葡萄藤在農民剪枝後可以利用,亦可使社區居民更加了解農家與葡萄藤廢棄物的關連性,將過去的生活習慣,內化成社區工藝產業,並期待有更多的返鄉青年一齊和家鄉產業打拼。

生物炭肥展現農作新生機

新興社區在傳統農村社會轉型上,除了利用農業廢棄物的再生,讓社區發展循環經濟之外,青年農夫近期更嘗試以「生物炭肥」的方式耕作。大氣中的「碳」是造成全球暖化的主因之一,而生物「炭」對環境最直接的正面效益,便是降低全球暖化,若善加利用生物炭最為農業肥料便可讓農業廢棄物展現不同層面的循環經濟。

據國際生物炭倡議組織(IBI)定義,燒稻殼、藤枝等農業廢棄物產生的炭,又被稱作「生物炭」,生物炭是有機物質在密閉低氧環境中,經加熱分解產生的固態物質,其纖細多孔的結構有極佳吸附力,可封存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達數千年之久;在農業應用上,只要埋入土中或將其混入肥料,便能將大氣中的碳抓進來儲藏,形成鹼性生物炭,不僅可以保持水分,更可以改良酸性土質,讓土壤更適合農作物成長。 為因應氣候變遷對環境帶來的衝擊,世界各地有許多環保人士、環保團體正在改善環境的污染,而新興社區的青年農夫環保不落人後,學習了生物炭肥的技巧後,將社區的農業廢棄物燒成生物炭,混入堆肥或灑進田中,期盼有良好的成效後,將此項技術與社區農民分享,讓新興社區共同為環保再生努力。

據國際生物炭倡議組織(IBI)定義,燒稻殼、藤枝等農業廢棄物產生的炭,又被稱作「生物炭」,生物炭是有機物質在密閉低氧環境中,經加熱分解產生的固態物質,其纖細多孔的結構有極佳吸附力,可封存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達數千年之久;在農業應用上,只要埋入土中或將其混入肥料,便能將大氣中的碳抓進來儲藏,形成鹼性生物炭,不僅可以保持水分,更可以改良酸性土質,讓土壤更適合農作物成長。 為因應氣候變遷對環境帶來的衝擊,世界各地有許多環保人士、環保團體正在改善環境的污染,而新興社區的青年農夫環保不落人後,學習了生物炭肥的技巧後,將社區的農業廢棄物燒成生物炭,混入堆肥或灑進田中,期盼有良好的成效後,將此項技術與社區農民分享,讓新興社區共同為環保再生努力。

農村的轉型提升居民對社區的歸屬感

新興社區在民國97年時新生代居民社區營造意識覺醒後,陸續成立環保志工隊、守望相助隊,使社區充滿活力,再次凝聚居民共識。98年成立關懷據點,提供老人用餐及居家關懷服務,寒冬送暖,雪中送炭,並整合在地較無組織性的老人會,成立老長青團,致力於年長者長青活動,讓社區活力復甦;為婦女、兒少成立幸福家庭聯誼會,也就是一般性的婦女會再升級,明確的將婦女會性質擴及至家庭、兒少,組織多個班會,讓居民學習生活才藝,豐富家庭生活,目前仍有歌仔戲班、歌唱班、熱舞班、烘焙班、刮痧班、繪本班、無毒農業課程積極運作中。未來社區更計畫推廣藝文活動,成立油畫班、書法班、詩詞創作班、園藝芳草植物班,豐富居民藝文生活、提升文化涵養。硬體方面,社區從97年開始就積極改善社區生活環境與品質,配合環保局、水保局、縣府,從髒亂點改造、綠美化到農村再生僱工購料工程,積極改善社區生活環境。

事實上,社區協會在推行循環經濟初期,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傳統農作的方式在長輩心裡早已根深蒂固,他們對於正在改變的事物,抱持著懷疑、不信任的態度,所幸在工藝中心的輔導及鼓勵下,協會才有了撐下去的動力,現在的新興社區,我們可以看見農民在農暇之餘,以雙手編織著工藝品,傳達手工藝溫暖的價值,也可以看見社區的爺爺奶奶,不再是坐在家門外凝望遠方,而是三五成群的在社區編織葡萄藤編,回到家鄉發展的青年看見這副溫馨的模樣說「坐在社區和長輩一起為社區努力、和社區一起成長,能不能提升社區的經濟價值反倒是其次了。」 社區協會透過在地工藝品與農村再生,互相呼應社區文化生活產業,未來社區擬打造觀光果園,達到自給自足營運,使更多青年人返鄉創、就業,一同營造自己的美好家鄉。

相關連結:彰化縣大村鄉新興社區發展協會

全文收錄於由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共同出版之「2018在地工藝進化論」專書,國際標準書號 ISBN:978-986-05-8224-6。